言情中文网 > 我以神明为食 > 第449章 热情偶像,狂热粉丝

第449章 热情偶像,狂热粉丝

作者:相思洗红豆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
言情中文网 www.yqzww.tw,最快更新我以神明为食 !

    茶室中,黑雾缭绕,哭声森森,犹如鬼蜮一般!

    林白辞一看就是这些人的主心骨,巴缇善想先杀掉他,这样就可以随意揉捏其他人了,但是鬼婴在搞什么?

    按照规则污染的过程,它应该爬到林白辞的头上,用染血的脐带绞住他的脖子,将他勒死。

    可是跑了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巴缇善看着佛牌召唤出的鬼婴不仅不大哭了,还迅速的顺着林白辞的腿滑了下去,然后手脚并用,朝着黑雾中爬行,就像林白辞是个饿鬼,它逃的慢了,就会被吃掉似的。

    林白辞慎重以待,除了准备激活梵音佛响,还打算赶紧把那柄叫做‘捉鬼敢死队’的消防斧拿出来防身。

    这只鬼婴应该算是恶灵系的怪物,消防斧天克它,但是不等林白辞出手,这鬼婴跑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担心被我吃掉吧?”

    林白辞看着那个浑身脏兮兮,满是血污和灰尘的婴孩,觉得它可能是认为,自己每天三顿要吃九个小孩!

    鬼婴跑了,房间中哭声立刻消失,黑雾也在消散。

    仅仅二十多秒,又恢复到一间干净整洁的茶室,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巴缇善嘴唇在哆嗦。

    自己好像踢到铁板了。

    之前弟子被林白辞诅咒杀死,他觉得这个九州人有点本事,但不至于惹不起,可现在看来,是自己太自大了。

    人家的手段,可不止那么点。

    “老和尚,怕了吧?”

    夏红药双手抱胸,一脸的与有荣焉:“看到了没?我的小林子就是这么厉害!净化规则污染,他是!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花悦鱼松了一口气,刚才那场景真吓人。

    顾清秋眨了眨眼睛,

    这么快?

    没得玩了呀!

    遗憾!

    夏奇拉扶了一下渔夫帽,神色略带诧异地看着林白辞。

    以她的经验来判断,刚才那场规则污染,属于灵异系,而且污染强度绝对不低于,属于需要特殊手段才能净化的类型。

    结果林白辞什么都没有做,就搞定了?

    果然呀,

    这匹小马,不是,这个九州人身上有大秘密!

    “我最后说一次,消除你的神恩和熏香对金恩喜的影响!”

    林白辞估计摸着巴缇善这些手段,会在人身上留下后遗症,不然他刚才在佛牌鬼婴激活的一瞬间,就会抢先砍死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“我也说一次,你最好对我礼貌一些!”

    巴缇善还在故作镇定:“我要是死了,她们都会作为忠实的信徒自杀,追随我去极乐世界!

    “阿西八!”

    金映真急的想杀人。

    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,巴缇善故作优雅地喝了一口茶水,之后起身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吧!”

    巴缇善要去改造成佛堂的那间屋子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夏红药摊手,拦住巴缇善,之后看向林白辞,等一个指示。

    【他没撒谎!】

    食神点评。

    “先看看这家伙要干什么,有夏姨在,他应该玩不出什么花样!”

    顾清秋这句话既是安慰金映真,也是在试探夏奇拉,她看到大萨满神色澹定,估摸着她应该有反制对方的手段。

    夏奇拉当然有,但是她更想看看,小马会怎么做。

    旺萨莞哆哆嗦嗦的跟了上去,她感觉老师这次惹上大麻烦了。

    佛堂很大,是由一间大型瑜加室改造过来的。

    此时飘着浓浓的檀香味。

    巴缇善一进来,那些原本跪在蒲团上诵经的富婆阔太们立刻涌了过来,簇拥着巴缇善,仿佛和他说话,都能沾染上佛性一般。

    那个穿着粉色瑜加服的阿姨,更是夸张的跪在了地上,磕了三个头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巴缇善微笑,看上去慈眉善目。

    顾清秋觉得这个老和尚肯定是个变态,不然为什么不让这些阿姨们穿僧衣,而是都穿着紧身的瑜加服?

    “孙艺芝女士,你愿意为佛献身吗?”

    巴缇善看着粉阿姨,轻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!”

    孙艺珍勐点头,她今年四十五岁,肉眼可见的衰老,让她很恐慌,她想留住青春,留住美丽。

    “很好,那么履行你的诺言吧,你死后,必然可以登上极乐!”

    巴缇善双手合十,朝着孙艺芝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粉阿姨犹豫,毕竟惧怕死亡,是人的天性。

    巴缇善可不允许孙艺芝拒绝,他盯着粉阿姨,嘴里发出了几声古怪的音节,孙艺珍原本就不算清明的眼神,一下子失去了光彩,她跪下,给巴缇善磕头。

    一下!

    两下!

    等到第三下的时候,孙艺珍突然用力,额头重重地砸向了地板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孙艺芝的脑袋破了,鲜血迸射,尸体一歪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花悦鱼吓了一跳,掩嘴惊呼,这也太突然了吧?

    佛堂中的阿姨们,有少数人面露惊惧,但大部分人都是兴奋、羡慕,仿佛为佛献身,是一件美差。

    林白辞的拳头一下子攥紧了。

    【你救不了她,她的体内有蛊虫,只要巴缇善发声驱动,就可以控制她的思想!】

    【说简单些,类似于催眠!】

    “金恩喜呢?也会死?”

    林白辞担心。

    【她体内的蛊虫还未成熟,催眠效果不强,但是巴缇善可以摧毁她的大脑,让她变成植物人!】

    “你们看到咯?”

    巴缇善微微一笑,眉宇间全是得意。

    九州小子,本佛爷的手段精妙,根本不是你这种人可以拿捏的。

    巴缇善看向孙艺芝的尸体,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体内的蛊虫在熏香的刺激下,是成熟最快的,这也意味着这种人一旦变成信徒,会非常的忠诚。

    财产,家人,乃至自己的生命,都会献给巴缇善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!”

    巴缇善还打算通过孙艺珍,把她全家,她的亲戚,都发展成信徒,敲骨吸髓,吃干抹净。

    “我见过迷失海岸的人,也没你这么坏!”

    林白辞杀心翻涌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们九州有句古话,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!”

    巴缇善没有觉得羞耻惭愧,反而得意大笑:“谢谢你的夸奖!”

    “各位施主,继续去礼佛吧!”

    巴缇善说完,阿姨们朝着他双手合十一礼,回到了各自的蒲团上。

    “欧巴!”

    看到母亲同样如此,金映真慌了。

    “放我回暹罗,只要下了飞机,我会立刻消除金恩喜身上的佛性!”

    巴缇善讲条件。

    他也不蠢的,知道对方肯定会通知世宗正,自己过了现在这关,以后也是麻烦不断,所以不如赶紧走。

    该死的,都怪这个林白辞。

    “佛尼玛,不就是卑鄙的催眠吗?”

    夏红药一向不骂人,除非很生气。

    “不管什么,反正你们都无能为力,只能听我的!”

    巴缇善耸了耸肩膀,嚣张的样子,让夏奇拉都想打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解除催眠,我们再放你!”

    夏红药才不同意,暹罗可是巴缇善的老巢,万一他一落地,反悔了怎么办?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巴缇善笑了,满是嘲讽:“我耐心有限,给你们十分钟时间思考,要么按我说的做,要么让这些人陪我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林白辞想了想,从休闲裤的口袋里掏出钱包,取出一枚硬币,递给巴缇善。

    “给你钱,消除金恩喜身上和熏香的催眠效果!”

    林白辞要求。

    夏奇拉讶然,看向林白辞手中的硬币,这小子好东西不少呀!

    高马尾也瞅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给钱没用,所以这枚硬币,肯定是神忌物。

    巴缇善也是这么想的,立刻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林白辞手中的硬币,和普通的一元硬币一般大小,正面是一个男性人头像,背面是一朵木槿花,不知道什么年代生产的,看上去平平无奇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一枚硬币,当巴缇善看了一眼后,就下意识的伸手,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巴缇善同意了,嘴唇没怎么动,而是从喉咙里,涌出了一阵咕哝声,就像是从灵魂里发出来似的,很恶心,也很渗人。

    金恩喜这些阿姨们,听到这阵声音,立刻露出了茫然呆滞的神情,一个个僵在原地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!”

    花悦鱼戳了戳顾清秋的胳膊,指着一个穿着比较暴露的阿姨,她的肚子上,鼓起了一个花生米大的小包,随后向上游走。

    几十秒后,这个小包走过脖颈,从嘴巴那里,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是一只绿豆大的小虫子,它爬在阿姨嘴边,左右看了看后,又立刻爬向了巴缇善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蛊虫?”

    林白辞好奇。

    其他阿姨的嘴巴里,也都陆陆续续爬出了一只虫子。

    “我把蛊虫取了出来,她们没事了,但是熏香的影响,消除不掉,她们需要在户外多呼吸新鲜空气,做其他事情,转移注意力,并且绝对不能再接触到这种熏香。”

    巴缇善解释。

    那些熏香类似一种神经毒剂,会让人成瘾,麻痹神经和肉体,放大感官刺激。

    林白辞点了点头,朝着巴缇善伸手:“把硬币给我!”

    巴缇善并没有遵从,反而在听到这句话后,整个人勐地打了一个哆嗦,清醒了过来,他就像遇到了一头勐兽似的,勐地往后一退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巴缇善警惕地盯着林白辞,又飞速瞄了一眼手中的硬币。

    这玩意是神忌物,而且绝对是极品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白辞惊诧,看来这枚硬币给出去后,就要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枚神币是他从菜问那里得来的,它的效果是,强制交易,除此之外还有四道咏冬长拳。

    只要支付这枚神币,不管提出多么离谱的交易,对方都会答应。

    巴缇善经验丰富,把神币拿到了鼻子前,用力嗅了嗅。

    “这上面还有神恩?”

    巴缇善兴奋:“好像还不是一道?”

    他立刻握紧了这枚神币,

    赚了赚了!

    不过跟着,他就顾不上这件事了,因为他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干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把这些信徒们身上的蛊虫收回了。

    “这下能杀他了吧?”

    夏红药感拔出黑刃短刀,她觉这种恶人不能留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以为我收回蛊虫,就没办法控制她们了?”

    巴缇善冷哼,打了个响指,这些富婆阔太立刻簇拥了过来,围着巴缇善,用一种恶狠狠地目光,盯着林白辞,就像护主的忠犬。

    【呵,班门弄斧,论起对中年阿姨们的魅力,你就是!】

    食神点评。

    “和我比洗脑?”

    林白辞乐了。

    之前,他有梵音佛响,颂唱经文后,可以让听众无欲无求,进入贤者时间,现在,经过釜山行,他拿到了热情偶像,那可是神明掉落的神恩,威能强劲。

    在这道神恩的影响下,如果是认知层次低的人,听到林白辞的一言一行,他们都会当成真理。

    何以故,此人无我相,无人相,无众生相,无寿者相。

    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,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白辞颂唱《金刚经》。

    梵音阵阵,点化众生。

    林白辞还顺手把外遇管钳拿了出来,这玩意可以增加中年阿姨们对他的好感度。

    果然,在悦耳祥和的经文声中,这些阿姨们一个个先是露出了茫然无措的神情,等看到林白辞后,立刻双眼放光,犹如发现了一生挚爱似的,抛下巴缇善,全都蜂拥到了林白辞身边。

    一个个满眼崇拜,眼巴巴的望着林白辞不说,还有人克制不住心中的喜爱,偷偷伸手,抹林白辞的屁股。

    “我靠!”

    林白辞被摸的抖了一下,回头望去。

    是金恩喜。

    金阿姨对上了林白辞的视线,没有害羞,反而又摸了一把,神情狂热,恨不得立刻抱住他,亲上一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白辞服气了,不愧是来自神明的神恩,这劲儿真大,把梵音佛响都给压制了。

    花悦鱼双手合握,捧在胸前,抬头望着林白辞的眼神,崇拜又迷恋,这种时候别说睡觉,就算林白辞提出更过分的要求,她都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金映真没注意到她妈妈的动作,因为她也被热情偶像的效果影响了。

    “厉害了!”

    顾清秋惊叹着,掐了夏红药一把。

    “你掐我干嘛?”

    夏红药不理解。

    “我试试疼不疼!”

    顾清秋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夏奇拉捏了捏眉心,她的心神都被影响了,本来对林白辞就没多少坏印象,这会儿更是好感大胜。

    好想骑一下这匹小马!

    不过强大的意志,还让她保持着理智,于是她发现了顾清秋和夏红药的异常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没被影响。理智还在。

    花悦鱼被热情偶像影响,是因为她本来就喜欢林白辞,不然得话,也不会这么严重。

    林白辞闭嘴,不敢继续下去了,不然他怕这些富婆阔太会真的扑上来,把他给吃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唱了?继续唱呀,真好听!”

    “你今年多大了?告诉阿姨,阿姨给你买法拉利!”

    “法拉利你也拿的手?来,和阿姨说说话,阿姨给你买布加迪威龙!”

    阿姨们开始争风吃醋,这也就是钱包不在身边,不然立刻就给林白辞开支票了。

    “闭嘴,都滚一边去!”

    林白辞呵斥,整个人都麻了,主要是这些女人,有一半以上都能做他的妈了,而且金映真的老妈也在里边,就是那个说给他买布加迪跑车的。

    巴缇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神恩?也太牛逼了吧?

    我要是有这神恩,还需要屁的蛊虫和熏香呀,直接诵一段经文,这些富婆阔太们不就手到擒来了?

    别人诵经可能还要学,巴缇善专业对口,张嘴就能来。

    巴缇善羡慕嫉妒的整个人都要枯了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夏奇拉鼓掌。

    “wo!”

    大萨满赞美,这一局,林白辞又赢了,这个貌似在暹罗很出名的老和尚,

    被完全碾压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是吧?”

    巴缇善恼羞成怒,朝着夏奇拉咆孝。

    “我看是你找死!”

    花悦鱼挤兑:“敢和大萨满这么说话,你活不过今天了!”

    小鱼人这么说,是想把夏奇拉拉进来,让她帮忙给林白辞挡枪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巴缇善吃了一惊,眼神狐疑地打量这个穿着打扮像个居家中年妇女的美熟女:“你说她是谁?”

    “大萨满呀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花悦鱼意外: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“你耍我呢?”

    大萨满这个称谓,巴缇善当然知道了:“全世界神明猎手圈,只有一个当得起此称呼,那就是亚力桑德拉·夏奇拉!”

    “没错,她就是!”

    夏红药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骗鬼呢!”

    巴缇善不信:“她是北美黄石团团长?光照隐修会的夏奇拉?”

    “对呀!”

    顾清秋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,我可听说那位大萨满一直戴着鹰羽冠,睡觉都不摘!”

    巴缇善没办法相信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听错了!”

    夏奇拉开口了:“戴着鹰羽冠睡觉,不舒服!”

    巴缇善傻眼。

    看对方这神态和语气,不像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巴缇善卡壳了,艰难地吞了一口口水,他想问,为什么夏奇拉会和一群九州人混在一起?

    你闲着无聊呀?

    等等,还有个更重要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大萨满,听说您净化了釜山神墟?”

    巴缇善的语气很恭敬,还用的是尊称。

    没办法,惹不起!

    而且他快速想了一下双方见面后的一切,这个美熟女的神情的确是一直很澹定,哪怕自己刚才激活了佛牌鬼婴的情况下,她似乎也没有紧张过。

    fuckyou!

    巴缇善怨恨又忌惮地盯着林白辞,你他妈带着这么牛逼的大腿过来,你为什么不早说?

    我要是知道,我肯定一句废话不说直接认怂。